《执戟郎》主角陈宁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执戟郎》 小说介绍

出身贫寒的少年,恰逢乱世,艰难拼搏求生,从为家人活,到为家国活,一路经历友情、爱情、背叛、利用,一生跌宕,做过将军,当过乞丐, 居高而不自恃,位下而不自弃,不管经历过什么,一生初心不改,至死还是从前那个少年!。书中主要讲述了:送别了张家小姐,陈宁跟王山赶紧往军营跑,现在都二更多了,估计南营大门早就关了,也不知道铁蛋和刀子有没有想法帮二人留门,弄不好,今天只能翻墙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太多,让陈宁心绪翻腾,又加上一阵急跑,等到……
《执戟郎》主角陈宁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执戟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送别了张家小姐,陈宁跟王山赶紧往军营跑,现在都二更多了,估计南营大门早就关了,也不知道铁蛋和刀子有没有想法帮二人留门,弄不好,今天只能翻墙了。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太多,让陈宁心绪翻腾,又加上一阵急跑,等到了南营大门,累的陈宁大喘气,看着早已紧闭的营门,陈宁二人放轻了脚步上前,怕让巡夜的拿住,更不敢大声说话,王山轻轻拍了拍营房大门,低声问,

连问了几声,里边有人压低了嗓子回道,

铁蛋帮他俩开了门,三人轻手轻脚的进了营门,返身把门关好,再往甲队的住处走,一路提着小心,防着让巡夜的乡勇遇上,不过他们的担心有点多余了,巡夜的人估计都睡觉去了,根本不见半个人影。

等走到甲队大门口,看到刀子从门缝里伸着头,正在四处张望,看来刀子也没睡,正在躲在甲队院子大门后,等着他们。

他们几人才认识总共没几天,但眼前这一刻,突然让陈宁觉得心里一暖,小小的一个伍什,四人之间,已有生死兄弟的感觉,王山低声招呼,

刀子心眼也不少,能猜到他们俩去做了什么,悄声说,

王山支支吾吾的不敢正面回答,催促大家快睡觉,四人回了东厢,爬上炕睡觉,陈宁今天又累又吓的,前后忙活,身心疲惫,趟炕上衣服也不脱了,倒身就睡着了。

陈宁还是第一次做这种打黑拳的事,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一晚睡梦间惊起多次,第二日清晨干脆早早起身,等王山三人起了床,陈宁已穿好了衣服,不大一会观操的鼓点响起,伍什的人一起跟着鼓点来到校场出操,到了校场一看,张旅帅今天起的早,不光起的早,带来了六架马车,车上载着各种兵器,看来今天是要放兵器了。

今天张帅亲来,几个百长格外卖力,把众人拢在校场中央,前后指挥了半天,好歹纵横排出了队列,百长们忙请旅帅大人上前训话,。

南营校场建的潦草,也没将台,张旅帅只好骑着马,坐在马上给大家训话,先是褒奖了大家,说大家都是保卫桑梓的大好男儿,功名但在马上取,今天是乡勇,改日杀敌立功,将来就是将军,光说虚的也不行,还要说乡勇的待遇,过几日就发安家钱,每月底分粮,每日粥饭管饱,今天先发衣服和兵器。

张旅帅不愧是县里的主薄,话讲很是排场,大家不光得了实惠,又给大家描绘了一个辉煌的前景,让乡勇们干劲满满。

接着是给大家分发军资,一人一身青色短谒,布料是葛布,里边做了夹棉,厚实又耐穿,再分就是武器,比起张旅帅的漂亮话来,武器就寒颤太多了,甲是老旧的皮甲,破的地方新做了修补,刀也好几种,有砍刀、腰刀还有短刀,弓也是旧弓做了新弓弦,就这些破旧的兵器,量也不多,大部分兵器是长枪,做工更是粗糙,就在一根长木杆上,安个铁枪头就是。

刀和皮甲,优先分给甲队,其他队的人大部分都是长枪,陈宁有皮甲,就分了一把生了铁锈的薄刃腰刀,王山拿到了把厚背的砍刀,铁蛋有弓,就分了一件只有半身的皮甲,刀子自己带着腰刀来应征的,也分了一个半身甲。

分完兵器,旅帅把几个百长叫过去,在一起小声说了一会话,就转身回城了,几个百长不知道听到了什么,一个个满脸凝重。

等操练完后,大家开始归营,城门的守卫,比往日严格了许多,开始盘问过往的行人。

回到营,别人都在摆弄自己新得的兵器,陈宁在井边磨着自己的刀,这刀品相虽差,不过磨出来,还是非常锋利,白色的刀刃有暗光透出,是用夹钢术锻造的,遗憾的是,这是衙役带的腰刀,不是真正军中用的长刀。

王山是个跳脱的性子,喜欢热闹,还爱打听事,在院子里坐不住,说要出探听消息,拿了两个饼就溜了出去。

没用两刻钟,王山就匆匆跑回来了, 大家看他满脸沮丧,纷纷围上前来询问,王山强打精神对众人说道,

他这一说,先把陈宁吓了一跳,多亏不是桃花山的,要不然,把自己搭进去了,看王山神色,明显也是担心这个。

苍山在清河县以南,东西长三百多里,南北宽二百多里,西边临着大运河,东边一直伸到大海,横跨了四郡,二十多个县。山上多年盘踞着一伙土匪,以打劫运河的商船为生,近几年不少流民跑去山上入了伙,人数涨到两三万人,号称十万,接连抢掠了周边不少郡县,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众乡勇见过土匪的不多,没见识过其中历害,现在手里都摸着兵器,胆子壮了起来,根本就不怕,大家听见有几个蟊贼,并不觉得担心,都说王山说的有理,苍山贼敢来,正好用他们祭刀,挣功名。

王山嘴上不说,心里却不敢大意,招呼他们五什的几个人,穿了甲,打扮起来,再带上兵器,一会去东校场招募人手,要赶紧把五什的人招满,以防万一。

王山这话说的有道理,多一个人,就多份力量,别的什长,听着也是认同,也赶紧让大家都披挂起来,去校场上好好显摆一番,让给新来的乡勇涨涨见识。

陈宁没急着穿甲,还在专心磨刀,这些破刀烂枪,要是不磨锋利了,跟拿着根烧火棍没什么差别,陈宁冲王山说道,

听陈宁这么一说,什长们看着众人手里锈迹斑斑的兵器,却实有点煞风景,要是不磨亮了,出营后,有失甲队的体面,先别急着出门了,让大家先围着水井磨刀,不一会,院子里,光亮亮的一片,整个甲队看上去多精神气十足,

刀磨的差不多了,各什的人都穿戴整齐,穿上新发的短偈,有甲的披了甲,亮着白忍的刀枪背在身后,各什列了队就营外走,打算到东较长,好好展示一下甲队的威风。

甲队还没满员,一个百人队,十什战兵,加上火头兵、杂兵,应有一百三十人,现在就只招到了七十来人,陈宁的伍什,才四人,不过人靠衣装,大家穿戴整齐,拿着兵器,七十个人的队伍,远远看上去,竟然还透出几份肃杀之气来。

一行人刚沾沾自喜的走到营门口,还没到大街,突然西门方向传来一阵钟声,钟声急促刺耳,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驻足西望。

张百长慌慌张张的从营门外跑了进来,大喊,

出操回来,陈宁就看着张百长出了营,这会正好赶了回来,张百长虽尽力往小了说,不过看他这慌张劲和西门上一阵紧过一阵的钟声,明显不像是只有几个土匪的样子。

陈宁的甲队一直是当做先锋队来操练,南营十队人马,六成人马还在忙着整队,有几队人,百长没在,队里的乡勇乱做团,甲队这时已抢先经出了营门,大街上现在还没有出现民众慌乱的情况,不过已有行人都开始奔走,呼喊,一就会要是土匪真进了城,大乱是没法避免的。

甲队急行来到县城南门,看到守门的兵丁还在发愣,张百长快步上前,大声呵斥,

南门外,门口有不少挑菜推柴,要进城的百姓,人数当有百人,突然听到钟声,乡人胆小,本就害怕,又听到张百长说要关门,不由的一阵骚乱。这时百姓人群中有人突然大喊,

这下可炸了锅了,门外百姓,慌乱中,挤做一团,拥挤着就往城门里跑,守门的兵丁,想关门也关不住。

眼看百姓推搡着,马上就要冲到他们甲队跟前,南营甲队的七十来人,要是被门口涌进来的百姓,一冲,非冲的七零八落不可。

关键时刻还是张百长有经验,看到人群是挡不住了,急忙下令:

人遇到突发情况容易脑袋发懵,心里就会慌,一慌就乱,这时如果有人指挥带领,大家就会根据指挥做下意识的动作,不会受自己内心慌乱的影响,张百长一指挥,甲队众人立时有了了主心骨,内心安定了几份,行动上也不再出错。

各什急忙躲开人群,往城墙上跑,陈宁是五什,跟着往西走,甲队的一什带头在前,沿着爬城墙的楼梯往上走,楼梯是建在城墙上的,成字形,建的债,勉强能容两人并行,各什只能依次前行,五什走在最后。

门口人群已挤进大门,有几人被推倒,又受到踩踏,口中哀嚎,陈听到有哀嚎声,忍不住回头去看,一撇之间,看到人群中闪出二十多个大汉,冲自己这边跑来,边跑边从身上抽出藏在身上的短刀,短刀寒光央在一张张狰狞的脸上,是土匪!

陈宁大喝一声,城楼上的守门兵丁站的高,也看到了这帮土匪,急忙边敲钟边大喊:

贼人中当头一人来的极快,几步就窜到伍什跟前,刀子走在伍队最后,听到陈大喊,还没反应过来,刚想扭头去望,抬眼间,打头阵的土匪,就来到他身后,轮圆短刀一挥,就把刀子的脑袋砍成两半,土匪看到一击得手,满意的一脸狞笑。

陈宁眼睁睁看到,自己才认识没几天的兄弟,被土匪砍死,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刀子大名叫什么,心中登时大悲,接着就是无边的愤怒从心中涌起,平时要是看到这个场景,估计能把陈宁吓死,今日心中突然只有愤恨,再没有害怕。

陈宁大叫一声,闪身一个跃步就来到这个贼人眼前,手中的刀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拔出来了,单手握刀一个直钻刀,就扎进了贼人喉咙,又翻腕一拧,刀又抽了回来。

钻刀刺的不深,出刀快,收刀也快,电光火石之间,这一刀,正好切断这个土匪的脖子,这土匪刚才还得意,没想到突然就被刺死,脸上还挂着狞笑,伸手想捂住脖子,可惜陈宁刚才收刀带柠,早就把他脖子上的血管给切了,哪里捂的住,身子一滑就倒下了。

陈宁没想到自己从小练的刀法,如此凌厉,这是幼年时拜师时,师傅传给他的,一共八式,名字也粗浅,叫做八步刀,陈宁日日练习,刀法不自觉得已融到骨子里,再普通的刀法,经过十年的苦功,也会变成一招制敌的神技!

陈宁盯着自己刀上的血迹,一阵发愣间,后边的土匪陆续到来,三把短刀对着陈宁同时砍来,陈宁侧身一躲,堪堪躲过去一刀,这时王山爆呵一声,胖大的身躯冲了上来,举刀帮陈宁格挡住另外两刀,陈宁才醒过神来,举刀与王山并肩御敌。

众人看到土匪已然跑到看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还是第一次直面土匪,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还好有机警的大叫

甲队带弓的人还算不少,急忙拉弓放箭,陈宁头上飞过一阵乱箭射住土匪,众乡勇看到敌人不过二十来人,也稳下心神,纷纷转身来杀贼。

陈宁站的位置靠前,看贼人被箭射的止住了势头,自己提了刀就冲了上去,心中全是刀子被杀的愤恨,恨不得把土匪全砍翻。

本着先易后难的想法,陈宁盯准一个相对矮小的土匪,举刀就剁,这个贼人看上去长的矮小,身法却灵活,一矮身躲过一刀,陈宁这时招式用老,胸前大空,土匪那里能放过眼前机会,手持的短刀冲陈宁肚子就是一个抹刀。

这一抹,角度极为刁钻,自前向后抹向丹田,陈宁刀收不回来,只能拼命吸气收腹,扭腰一闪,刀子贴着自己的皮甲滑了过去,陈宁左手趁机向回一收,又一吐,一拳照土匪面门打去,矮小土匪,明显是个好手,脸向后仰,用了铁板桥的功夫,鼻子尖擦着陈宁的拳头,正好躲过一拳,还顺势抬脚,照着陈宁的丹田一个弹踢。

陈宁一拳打空,又看他后仰,心里早就防着他踢人,看他抬右脚,陈宁也跟着起右脚一架,挡住他的弹踢,这贼人看着又矮又瘦,腿劲却不小,两腿一碰,陈右脚感觉跟踢石头上一样,还好陈宁带了护胫,要不然这一脚下去小腿就折了。

这土匪看三两招没占到便宜,不想跟陈宁纠缠,虚晃一刀,斜往边上躲走,打算绕过陈宁,向城梯上杀去,陈宁一看他想跑,哪能让他如意。

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矮个土匪心中想躲,胆气就缩了三分,陈宁趁机用了三合刀,三合刀是常见的刀法,并不高深,考验的是一个人的基本功和随机应变的能力,陈宁十年苦练,水磨功夫关键时刻是最管用。

第一刀是弓步挥出,用得是崩刀,冲的是土匪肩膀,这土匪缩身回刀挡开,这时要顺势起第二刀,第二刀是从下到上一个挑刀,奔前胸,土匪挥刀又挡,陈宁这一刀确实是虚招,不等他刀碰到自己的刀,早就回刀换路,一刀削到他小腹上,这一刀他躲不开了,一刀把他小腹切开一尺多长的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看到他受伤,土匪群中有人大喊原来这个矮个子的是个贼头。

小说《执戟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