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傻妻:秀才家的小娇媳锦南歌寒瑾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锦鲤傻妻:秀才家的小娇媳》 小说介绍

21世纪天才神医穿越到古代,锦南歌还没松一口气,就发现自己正处于火海之中。而她双亲早逝,大娘嫌她脑子痴傻,腿脚不灵光,只吃饭不干活,不愿抚养。隔壁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肚子的男人,要替天行道烧死她,将迷晕的锦南歌扔在草堆后面,想处理的神不知鬼不觉。
而醒来后的锦南歌撸起袖子就是干,先开垦荒地,谈生意,买商铺,买良田,锦南歌的日子过的风生水起,还得了一有颜又权还有钱的便宜老公,想想都感觉上了天。。书中主要讲述了:箱子四角都被磕了进去,仿佛被摔的不惨,凹凸不平,箱子的漆也掉了不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箱子的主人是个收破烂的。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箱子,却让锦南歌有一股莫名的熟悉。锦南歌好奇的打开箱子,结果就……
锦鲤傻妻:秀才家的小娇媳锦南歌寒瑾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锦鲤傻妻:秀才家的小娇媳》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箱子四角都被磕了进去,仿佛被摔的不惨,凹凸不平,箱子的漆也掉了不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箱子的主人是个收破烂的。

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箱子,却让锦南歌有一股莫名的熟悉。

锦南歌好奇的打开箱子,结果就看见里面满满当当的药品,当即就傻了眼。

不是吧?

这是她的药箱!

它怎么会来这里?

锦南歌使劲掐了一把自己胳膊,艾玛好痛,不是做梦!是真的!

箱子是真的,里面的药材也是货真价实的!

锦南歌仔细回忆,当时实验室爆炸的时候,她的药箱是一直在身边的,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药箱也被她带来了?

只是它现在埋汰的样子实在惨不忍睹,那优雅精致的铂金呢?

从前的小药箱是浑身散发着逼人的寒气的,锦南歌就嫌它太生人勿近了,如今破破烂烂的,锦南歌越是在心底里排斥了。

但是架不住异世而遇的惊喜与珍惜,锦南歌将药箱小心翼翼的护在怀里,仿佛它会再次消失不见一样。

锦南歌就着井水好好将药箱擦拭了一番,怜惜它残缺的外壳,然而幸运的是它只是破了外边,里面的药材竟没有一丝损坏。

锦南歌从药箱里拿出一瓶碘伏,给自己烫伤部位消了毒,喝了两颗口服消炎药,又挑出一小罐烫伤药抹在胳膊上,还取出一卷纱布给自己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处理完伤势,锦南歌看了一眼房间,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可以形容了,她将药箱放进一个小小的柜子里,闻着自己身上发霉的味道,她不禁干呕了几声。

心底有了一个念头,她将刚刚拿出来剩余的部分药揣进怀里,叩响了对面男人的房门。

不知是房间冰冷,还是男人的声音冰冷,锦南歌不禁打了个冷颤。

房间里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良久房门才被打开,男人一手捧着书,一手拿着黑色长袍。

锦南歌盯着署名看,看到署名:寒瑾澈。

不由悄悄呢喃了一句:

寒瑾澈抬头,瞥了一眼问道:

锦南歌摸着手里料子并不怎么好,却浆洗得很干净的长袍,一时发愣。

若在前世,锦南歌哪里会沦落到穿男人的衣服?可谁让形势逼人,不穿这个?难道闻着自己身上发霉发臭的味道?

尴尬一笑,锦南歌瞥见寒瑾澈胳膊处有微微烫红的印记,作为回报,她让寒瑾澈把手给她。

已经被吃过一次豆腐的男人,看见这女人心里就发怵,怎么还会配合,当即下了逐客令:

锦南歌撇撇嘴,还真是油盐不进,不过他不想欠她的,既然分的这么明确,那么等她医好他了,他就可以随时走了,这样也好。

如此想着,锦南歌便去了厨房烧水,厨房已经很久没用了,除了结了蜘蛛网,别的还是很干净,原主的娘亲一定是个很干净的女人吧。

她吃力的把厨房打扫一遍,然后烧水,等到水烧好,舒服的洗完澡后,又将那身发霉的衣服浆洗完挂在院子里。

这时,她肚子也咕咕的起了抗议,按照原主的记忆,她拖着瘸腿,来到后院,拔了一把野菜,然后又去水塘边叉了一条鱼。

熬了一碗野菜鱼汤,她将做好的吃食端到院子中间的石凳上。

因为门是坏的,寒瑾澈的房门虚掩着。

锦南歌想了想,还是敲了敲寒瑾澈的门。

寒瑾澈清冷的声音从房间传出。

锦南歌说道。

锦南歌一个傻子能做什么饭?即便是做饭,也只是恶作剧,至于能给自己做饭,那更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打算自己去看看,这里还有什么可以吃的。

寒瑾澈冰冷的看着房门,没有一句回应。

锦南歌此时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实在没有力气再跟他周旋了,三十二记吃为上计,她需要赶紧补充体力了。

锦南歌刚坐下,门就被打开了。

寒瑾澈挺着大肚子走了出来。

然而寒瑾澈并不是来吃饭的。

只是当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在锦南歌身上,一下就顿住了。

他拿给锦南歌的长衫是自己已经穿不了的,可是在锦南歌身上还是太大了,长长的衣衫裹着她单薄的身体,依旧是空荡荡的。

她将长发简单的挽成一个圆形,固定在后脑勺上,看起来很怪异的打扮,但是很是简单大方。

没有往日里的邋遢,只是安安静静坐在哪里,吃着碗里的东西。

很陌生,却很养眼。

寒瑾澈的眸光微微顿了一下,但是转瞬之间还是冷漠的移开。

这时,锦南歌开口道:

石凳上还有一副干净的碗筷,所以她没有捉弄他。

只是寒瑾澈依旧没有动。

锦南歌以为他是介怀她刚刚对他做的事,很淡然的开口:

寒瑾澈只以为是锦南歌迁移前的地方,他听人说过锦家一家是从哪个地方迁移过来的。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句让寒瑾澈放下了对她的成见,他慢慢走过来,坐在他的对面。

原主可是没少欺负寒瑾澈,因为寒瑾澈脸上的红斑,后来还意外大了肚子,所以她跟着同村的孩子们没少欺负寒瑾澈。

可是原主傻,锦南歌并不傻,翻翻记忆就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这寒瑾澈哪里是妖怪,只是生了病,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他不想见人,也不想求医,觉得自生自灭就可以。

其实正好,假以时日,寒瑾澈身体恢复了,也没有知道是她的功劳。

别看她对他还不错,不过只是站在医生的角度去看病人而已,也不想让寒瑾澈对她感恩戴德的。

锦南歌吃完饭收拾了桌碗,找了一个竹篓子背在身上,一瘸一拐的往门上走去。

寒瑾澈没问她要去干啥,她也没有交代,她们之间还没有熟悉到要交代行踪的地步。

哪里知道锦南歌走到门口,又转头说道:

寒瑾澈凝眸看了她一眼。

这女人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到底是哪里,他又说不上。

锦南歌走后,院子里只有寒瑾澈,以及石桌上那碗不知道能不能吃的鱼汤。

而能不能吃,寒瑾澈也不会粮食过不去。

他微微蹙眉,手伸向那碗鱼汤。

小说《锦鲤傻妻:秀才家的小娇媳》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