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旧辰安沐辰安林枫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风景旧辰安》 小说介绍

没落潮绣世家传人沐辰安怀揣外婆复兴家族绣庄的梦想,立志学成归来为外婆重开绣庄。就在她准备出国留学时,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她受到女校霸白馨妍欺凌的时候,会得到刚刚丧妻的忆南总裁林枫的帮助;又因为一个相似的平安福收留了一个被遗弃的萌宝,她更没有想到,五年后,她会与林枫再次重逢,一起为事业奋斗,一起经历爱恨情仇,也一起卷入一场策划多年的豪门争斗之中,而更让沐辰安惊讶的是,她养大的萌娃就是林枫遗失了五年的亲生儿子。。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章 一样的平安福医院里,林枫躺在床上,站在他面前的是自己的大伯父,大伯母和陆奕琛。“林枫,我已经报过警了,警察也跟我说什么也没查到,都好几天了,孩子怕是找不回来了。”林远波看着失魂落魄,躺在床上的……
风景旧辰安沐辰安林枫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风景旧辰安》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二章 一样的平安福

医院里,林枫躺在床上,站在他面前的是自己的大伯父,大伯母和陆奕琛。

林远波看着失魂落魄,躺在床上的林枫说道。

大伯母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帮忙搭着腔,

尽管眼前的二人说了很多,但林枫没有丝毫反应,一句话也没有回答。

陆奕琛看了看眼前的状况,

陆奕琛点着头,将他们送出了病房。

来到医院门口,金芳芳和林远波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眼神和脸色变得邪魅,拐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顾自交谈起来。

金芳芳一脸狠辣,仿佛要生吃人似的。

林远波悠悠地说着,点燃了一根烟。从小到大,林老爷子似乎对他很严格,他又不如二弟有出息,能开公司,唯一的优点就是活的比二弟命长。

金芳芳接着又说,说着拔掉了林远波手里的烟,他竟也不恼。

两个人脸上都挂上了邪魅又得意的笑。

金芳芳面露难色,叹了一口气。

林远波搂着金芳芳的肩膀,两人的脸上浮现着得意的笑容。

清晨的敲门声,搅扰了钟婷的美梦,钟婷在床上翻了个身,用枕头盖住了头,想要忽略这个烦人的敲门声。

沐辰安从厨房小跑着出来,边用围裙擦着湿漉漉的双手,边喊道:。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男一女两张陌生又有些苍老的脸,好在都是微笑着,看着很和蔼可亲。

在两老的身后,站着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眉宇宽阔,眼皮微低,但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脸,站在两老的背后,羞答答的样子,想必也是个极好看的小孩吧。

辰安打量着眼前素未谋面的三人,女人的手里拿着一个沉甸甸的小礼盒。

女人笑脸盈盈地,边说边把礼物递给辰安。

经过简单的交谈,辰安才明白他们是今天刚搬来的邻居,姓关,名志盛,旁边扎着低马尾,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中年女人是他的妻子刘月,看着年纪比辰安的爸妈差不多,辰安便唤他们关叔关婶,后面的小孩则是他们的独子关泽宝。

关志盛点着头,指了指右边敞开的屋门又说:

辰安本想推脱,但又想着,她和钟婷在这里住了快三年了,如此亲切的邻居,还从来没有过,心中温暖极了。收下礼物,本想请他们进来坐坐,但被他们以刚搬来比较忙为由婉拒了,辰安想着,刚刚搬家,确实还有很多需要忙的地方。

临走时,辰安问道。

关婶笑着向辰安道谢,

钟婷揉揉睡眼,一幅厌烦倦怠的表情。

才关上门,迎面的一张乱糟糟的,杵在墙边的脸把辰安吓了一大跳。

辰安不停地拍着小心脏,

钟婷仰天咆哮。

辰安回过神来,接着简单叙述着刚才跟邻居的谈话,说着给钟婷拿出了刚刚收到的礼物

辰安走进厨房,想起了什么,边做饭边说,

辰安正喋喋不休地交代着,却一直听不到回应。钟婷呢?她已经趴在桌子上,以极其怪异的姿势,睡着了。

等辰安端着早饭出来,无奈地摇着头,放下盘碗,轻轻走到钟婷的耳边;

不出辰安所料,钟婷果然一跃而起,四处张望。

看着一旁笑得四仰八叉的辰安,钟婷才知道,又被耍了。暴走着,追打辰安,最后只能以美食诱惑,才将的钟婷给哄好了。

催着她赶紧刷牙洗脸,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辰安叮嘱着钟婷赶紧吃饭然后洗碗,便出了门。

辰安伸伸双臂,又紧了紧挎包,深呼吸,今天的天气还是挺不错的,微风不燥,阳光正好,别忘了带上自己的鸭舌帽。

辰安先去了楼下快递站,将外地客人要的绣品先一一邮寄,再去送附近几家的。

不出所料,迄今为止,一切顺利,客户们都很喜欢她的绣品,相处很融洽,辰安也不挑客人,但凡客人想要修改的话,辰安基本都会答应。今天就很不错,客人还都挺满意,夸辰安心灵手巧,能坚持这门老手艺的年轻人如今已是了。

就剩最后一个绣品了,也是离自己最远的一个,住在晓星城以北的北城,也是全城最远最偏僻的一个地方,不过晓星城毕竟是大城,倒是没有什么荒凉地带,不至于人迹罕至。

辰安拉了拉鸭舌帽,望见了一旁的共享单车,还是骑共享单车去吧。北城倒也不是特别远,骑车也就一个半钟,北城沿途的风景也是不错的,踽踽独行加之徐徐的微风,是一种不错的享受呢!

掏出手机扫码,一声,走起。

北城靠海,天很蓝,山很绿,水很清。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在这里,辰安感受到不止生活的苟且,更有诗和远方。

辰安顺利送完了最后一个绣品,正骑着共享单车往回走。经过海边的沙滩时,空气的流动加上海风的加持,猖狂地将辰安的鸭舌帽吹落,正好落在了金黄的沙滩之上。

蓝海波光粼粼,许是今天天气好,沙滩上已经有好些人在玩乐,有的在堆沙堡,有的在享受沙滩浴,还有的在玩沙滩排球,惬意散步……

好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连辰安都禁不住驻足痴望,流连忘返。辰安缓缓走向海边,海风很暖,吹得辰安感觉特别舒适。反正今日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倒不如在这里吹吹海风,缓解一下近日来压抑的心情。

闭上眼睛,感受着咸咸的气息,犹如拥抱着大海。

突如其来的一阵骚动,将沐浴海风与沙滩的沐辰安唤醒,侧目望去,就在远处的沙滩之上,一块巨大的礁石下,被一群游客围的水泄不通。辰安心生疑惑,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慢慢走近,除了人群的噪杂声,还有渐渐清晰的婴儿的啼哭声。怎么回事?怎么有婴儿的啼哭声。辰安的好奇心被勾起,急于探索真相,随即挤进了人群。

拨开层层的人海,来到中央,婴儿的哭声还没有停止,辰安看到一个纸箱,躺在里面的正是那个啼哭的孩童。

站在人群里的环卫大妈正在四处张望,叫喊着,希望小孩的家人能听到,很可惜,喊了许久,都没有人出来回应。

辰安走过去,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将婴儿抱起,轻轻摇着哄孩子,帮着大妈一起喊。无奈,一直都没有人回应。

辰安看着怀里哇哇大哭的孩子,脸已经哭得通红,声音也越来越沙哑;摸摸小手,婴儿的小手十分冰凉,想来是吹了许久的海风了。

人群里议论纷纷,都在谴责婴儿的父母。

辰安看着啼哭的孩子,想来许是饿了,还是先让小孩填饱肚子更实际一些。辰安与大妈商量,先让孩子吃饱了,至于找他父母的事情,还是报警比较妥当。得到了大妈和众人的首肯,人潮逐渐退去。

辰安抱着孩子跟着大妈来到了海边救助站,舀了些温热的米汤喂了孩子,小家伙居然喝得津津有味,喝饱后竟然累得睡着了。

半小时后,辰安抱着那个婴儿,坐着警车来到了医院,准备给孩子检查身体,说不定是因为孩子有病在身才遭到遗弃的,辰安心里思量着,如果是的话,这孩子属实太可怜了。

今天是周末,医院的人流还是蛮多的,但,尽管步履匆匆,人影攒动,能在千万人之中一眼认出,却是不易。

林枫正坐在轮椅上,陆奕琛准备带他去做个CT,呆滞的目光望着眼前的人来人往,如神游太虚一般,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好像没有什么能引起他的注意。

一抹白色的熟悉的身影款款而来,领口上好似停着两只淡蓝色的蝴蝶在轻轻扑闪着翅膀,却一直未见离开,慢慢地,向林枫靠近。是她!是那个女孩,那个叫的女孩,林枫眼里似乎有了一丝丝的触动。

辰安此时抱着婴儿,被两名警官簇拥着向儿科诊室走去,匆忙的步履里并未发现林枫,这个曾经帮助过他的温雅绅士,大概是林枫坐着轮椅,角度的偏差和心无旁骛的奔赴,让沐辰安与林枫擦肩而过。

林枫这时才注意到,辰安怀里正抱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看着她着急忙慌的样子,定是孩子生了病。林枫没想到,一个如此年轻可能还在读书的女孩竟然已为人母,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小心谨慎,她的隐忍不发,她的勇敢倔强,此时都有了最贴切的答案。至于为什么跟着警官,尽管林枫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无暇去考究那么多,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林枫也已为人父,他也更能体会一个做母亲的此时慌乱的心情。

望着沐辰安消失在诊室门前的背影,不禁有些失落和悲伤,他也有一个像辰安孩子差不多大的儿子,若是他的孩子还在身边,他一定也像辰安一样,紧紧地将儿子抱在怀里,永远也不会放开。

不知是因为辰安的出现给予了林枫新的希望,还是陆奕琛的悉心照料有了起色。林枫猛地站了起来,推开了轮椅,把后面推着他的陆奕琛吓了一跳。

林枫强烈要求自己走路去做检查,无奈伤势未愈,站起的刹那间也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爬起来,再摔,再爬起……陆奕琛劝他还是坐轮椅吧,林枫抵死不从,无奈陆奕琛只能扶着他靠墙走路,一路走去了CT室。

诊室内,辰安抱着孩子,帮助医生给孩子做检查,解开孩子衣服的瞬间,一件物品从孩子身上掉落,辰安捡起来,匆匆看了一眼,是个平安福,样子看起来跟自己的有些相似。无暇顾及那么多了,孩子的检查要紧,顺手把平安福放在桌面上,继续配合着医生的检查。

两个小时后,检查就都做完了,沐辰安将平安福重新挂回孩子的身上,这可能是唯一可以寻找孩子父母的线索了,毕竟除了身上的衣服和平安福,这个孩子一无所有。

但仅凭着一个小小的平安福,却是令警官们都犯了难。孩子被抛弃的现场是海滩边,即使是附近的道路都还没有摄像头,找寻起来确实形同大海捞针。

沐辰安看着怀里的孩子,他好像认得辰安似的,检查之后,在辰安的怀里居然不哭了,还不时发出笑声。

医生向辰安和两位警官汇报着检查结果,

听完医生的诊断,辰安心里安心了不少,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但这个孩子看起来真的很可爱,勾起了辰安的怜爱之心。究竟是怎样狠心的父母,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辰安不知道,也无法去追问。

回到警局,警官该做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是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或者家人,在此之前,警官们表示孩子今晚可能要暂时留在警局,如果长时间没有找到父母的话,将会送往福利院寄养。

沐辰安依依不舍得将孩子抱给女警官,不知是何故,原本熟睡的孩子竟然哇哇地哭了,女警官哄了好久都不行。

辰安接过孩子,轻轻摇动了几下,孩子就像认到了门一样,慢慢不哭,又重新睡着了。如此往复两次,皆是如此,看来,小家伙是赖上沐辰安了。但即便如此,辰安又怎么能怪他呢?他不过是个想要寻求庇护伞的小孩呀。

辰安一想到晚上这个可怜的孩子可能还要再经历一次发烧的风险,实在放心不下,就跟警官们商量今晚让孩子寄宿在她那里,经过交谈和商议,最终警官们同意了。

辰安填好了相关信息后,还是原来的两位警官——陈警官和张警官开车送她们回家,随之一起的还有警官同志们临时为孩子准备的奶粉、奶瓶等婴儿用品。辰安心里想,这两位警官很是喜欢小孩,想必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小孩吧,这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小家伙没有意外的睡着了。

柔嫩的肌肤,轻盈的眉目,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眼皮时不时轻微颤动,真是一幅恬静,自然的婴儿图;也真是一个可爱又纯真的小娃娃,真不知道是谁会抛弃这么个可人的小家伙呢?辰安趴在床上,一手托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熟睡的小家伙,沉思着,还不时地摇着头。

这小家伙已经睡了半个小时了,倒也不是很难带。带孩子,沐辰安虽然不算专业,但小时候带过比她小岁的妹妹,可以说,妹妹打两岁起基本是辰安带着长大的,想来现在的孩子也不会比以前更难带。

轻轻抚拍着孩子上下微动的小胸脯,突然手摸到了一个凸起的东西,翻开衣服,才想起今天小家伙身上戴的平安福。

红色的底布,立体有质感的金鱼,不管是从丝线,布料还是针法,都与自己的平安福一般无二,唯一明显的区别就是上面的字,但感觉这个平安福与自己的一样旧,估计成品也有个年头了,很有可能是小家伙父母的东西,但能将多年的平安福戴在孩子身上,想必对孩子也是极好,小家伙身体健康,无病无灾的,又怎么会被抛弃呢?这些问题辰安也想不明白,只好暂时搁置,端详起了两个平安福。

辰安这才看清楚,这个平安福上面绣着一个字,而自己则是一个字。,辰安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好像在她所认识的人的名字里头并没有这个字。

沐辰安仔细端详着两件平安福,试图找出揭开小家伙身世的蛛丝马迹。平安福原本是很常见的物什,但这样的绣法,外面少有,这个平安福也并非出自自己的手,因为每个绣娘都会有自己的习惯和标记被留在自己所做的作品上,还有绣娘缝制绣品是一针一线的心,而这也是当今机器所无法取代的。

外婆的话,沐辰安都铭记在心,也正是像外婆一样的老一辈人的坚持,华夏的传统技艺才不至于全部凋零。

收回思绪,仔细对比,似乎这个平安福的制作手艺更为精巧,虽然图案相同,但似乎每个针脚比外婆的绣品更为精准巧妙,或许,小家伙的家里也有一位跟我一样的吧。

一声欢快的嚷嚷袭来,打断了沐辰安的思绪,辰安赶紧轻轻下床,生怕惊动熟睡的,冲出房门,捂住了许钟婷聒噪的大嘴。

许钟婷被辰安吓了一大跳,看着辰安比出的噤声动作,终于意识到不对,马上冷静下来,用极小声的声音说,说着害怕得打了一个寒颤。

辰安小声说,带着钟婷进了房间。

看到小家伙的一刹那,许钟婷差点喊出声来,还好辰安及时捂住她的嘴,将她带了出来。

客厅里,辰安把今天发生事情来龙去脉都讲给了许钟婷。

钟婷摇着头,非常同情小家伙的遭遇。

辰安和钟婷都曾体会过小小年纪没有父母在身边的痛苦和折磨,尽管长大后和父母一起生活,但小小的心灵仿佛修补得不是特别完美。

许钟婷是个敢爱敢恨,大大咧咧的女孩,有什么说什么,心中藏不住事,竟哭了起来。

小声点,辰安,比划着噤声的动作直颤抖,生怕吵醒孩子。

钟婷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食指放在嘴巴上,用极小声地道歉。

然,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一阵啼哭声响起,吓得许钟婷手忙脚乱。辰安还比较淡定,走进房间抱起小家伙哄着。

辰安看了看时间,距离上次喝奶已经过去快个小时了,应该是饿了。辰安放下小家伙就哭得更大声了,钟婷快吓傻了,根本没抱过孩子,好不容易冲好了合适的奶,谁知,竟然不吃。

辰安抱着孩子自言自语,虽说以前照顾过妹妹,但小时候没有尿不湿,对于这个,辰安只能和钟婷现学现卖了,赶紧招呼钟婷过来帮忙。

打热水,换尿不湿,拍爽身粉……一套流程下来,辰安和钟婷早已精疲力尽。明黄的尿不湿总要处理掉,钟婷拿着它,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出来,在跨门槛的一瞬间,摔了个狗啃泥,万幸,那抹明黄并未掉落在钟婷头上,只是飞了出去。

钟婷哎哟着爬了起来,叫嚷着:

本以为这次万无一失,但似乎还是太低估了一个婴儿的能力,还在哭。辰安想起医生今天说过,可能会发烧,赶紧拿出体温计测一测,没有发烧呀。

钟婷近乎崩溃,双手合十,在小家伙面前着,

大门适时地响起了敲门声,真是怕啥来啥,都两次了。辰安焦急着,钟婷崩溃着,扶着腰,确认来人是邻居关婶后打开了门,

关婶温声细语的,忽而瞧见辰安抱着一个啼哭的,几个月大的婴儿,似乎明白了什么。

走将进来,看了看孩子,钟婷仿佛见到了救星,听着钟婷的简单描述,关婶似乎明白了什么,抱着孩子来到房间,将孩子放在床上,脱掉了孩子裹得厚厚的衣服,渐渐地,小家伙居然不哭了,还喝起了奶。

这时关婶悠悠地跟她们解释说,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辰安听着关婶的解释,感觉长进了不少,原来带孩子还有这么多学问。

正当关婶抱着刚吃饱的小家伙在客厅玩时,关叔来找她了,进门的时候还微笑着,当看到关婶手里的孩子时,关叔有些发愣,一句轻轻的被在场人听入耳中,却不明白为何,也不明白关叔为何突然生气地让关婶跟她回去。

钟婷给出了十分合理的解释。辰安也并没有多想。

这一夜已经折腾得够呛了,好在小家伙已经睡着了,两人也在小家伙的两边睡下,三人一起睡成了一个字。

弯月高照,星星也眨着朦胧的眼睛,鸟儿在妈妈怀里安眠,猫儿在绒毯里熟睡。

小家伙,答应我们,现在我们来保护你,以后,你可也要守护我们哦……

穿过这道围墙,另一面似乎在阐述着不一样的危机。

关叔将关婶拉回了家,儿子已经熟睡,夫妻二人耳语着,听罢一言,关婶脸色煞白。

关婶指着关叔的脑袋,无奈地摇头,关婶声音低微,生怕被别人听去。

关叔懊悔地拍着脑门,细细声

又是一阵耳语,这次,夫妻俩似是商定了什么。

小说《风景旧辰安》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