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关百载,外界神王遍地走最新章节,小说闭关百载,外界神王遍地走无弹窗(赵江赵潮儿)

闭关百载,外界神王遍地走》 小说介绍

闭关百载,外界天地大变,迎来了万古一见的黄金盛世。
乍一出关,大能不如狗,神王遍地走,昔日之敌,如今已成圣地之主,而往日宗门,却已消声灭迹。
夺山宝,抢秘境,踏神途,寻往昔。
我只是一名过客,从不走空的过客。。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怎么可能,他竟然一夕之间跨越七个境界,直入命宫?”观蜃城仅有的一名紫府境修士韩云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前方清幽君与顾玄同并没有为他解惑,他们的目光紧紧注视着那名青衫男子,“赵潮儿,果然还是老样子。”……
闭关百载,外界神王遍地走最新章节,小说闭关百载,外界神王遍地走无弹窗(赵江赵潮儿)

《闭关百载,外界神王遍地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观蜃城仅有的一名紫府境修士韩云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前方清幽君与顾玄同并没有为他解惑,他们的目光紧紧注视着那名青衫男子,

一声轻叹,不知是在惋惜,还是在缅怀过去。

他们身后,岑小玉望向柳寒璃,喜忧参半:

柳寒璃颔首轻点,对于命宫境界,她知晓的比前者更多,也清楚的明白,那个被世人遗忘百年之人,在此情此景下破入命宫境所付出的代价。

那是舍弃了一切过往,换来的力量。

耳旁传来岑小玉的念叨,她拉着师弟陈北的胳膊,眼里充满希冀之光,她的身后,秦远阳始终保持沉默,柳寒璃几次欲语还休,最终只化为一声轻叹。

作为三宗核心传人,他们知道的远比旁人要多,那可是紫薇神主——姜天光啊!

那是九十年前天地大变,曾经的三宗天骄,如今的三宗之主结伴出海,于那中土神州硬生生杀出来的名号。

紫薇动,兵戈将至,万星临,天地永夜。

急急急!空中星辰明灭不定,那道白衣身影双手持枪,长枪倒转笔直向前,是为中平式。

夜幕为弓,身为弦,长枪为箭。

天光一动,流星追月。

那袭青衫终于有了动作,他手中剑锋一转,身影适时消失。

那是越过空间的一道横斩,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剑锋精准斩在那裹挟雷霆的枪尖之上,一道无形波纹向着四周扩散,引起无数兵器发出颤鸣。

两人谁也没有退后,瞬间碰撞在一起。

雪白的剑光与七色枪芒交织,在夜幕中不断纠缠。

出剑,再次出剑,赵江不断挥舞着手中长剑,脑海内那个声音自从他出剑之后,变得越来越淡,他已经迫不及待想将那个声音从脑海内驱逐。

他不知道为何要这么做,他只记得自己是一名剑客,名赵江。

至于过去,过去!

他有些莫名焦躁,手中出剑愈来愈快,一想到这个词,便有一种虚无的空洞漫上心头,他想,他的过去丢了!

他一边出剑,一边用无尽剑意,去填那无底深渊。

以剑生,为剑死。

一道道锐利的枪芒亮起,与那如山剑气不断碰撞,天空顿时忽明忽暗。

姜天光手中长枪肆意挥舞,将那锋芒渐盛的长剑一次又一次荡开,他没有进攻,只是被动防守。

他在等,等那人睡去,等那剑醒来。

赵潮儿,你可知,我大好棋局,被你一记无理手给硬生生掀翻?

莫要怪我,你既已消失百年,又何必此时出现?

剑似鹏鸟,长枪如龙,在空中不断的分开,又再一次厮杀在一起。

那个属于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啊!现在的你…太弱!你还剩下些什么呢?只有那柄剑。

我给过你选择,莫要怨我!

那道雪白的寒芒再次带起一道弧线,被长枪狠狠荡开,姜天光可以感觉到,那剑即将醒来。

别了!赵潮儿,心底叹息过后,姜天光长枪一抖,如同神龙摆尾,星河震荡之下,他将那持剑之人击退到千丈之外。

两人隔空相对,姜天光眼中伤感一晃而过,随后化为无穷战意。

正好,当年恩,今日报,当年耻,今日还,当年仇,今日血!

今日过后,我不再欠你风池分毫,也不再欠你分毫。

夜幕下方,除了清幽君与顾玄同两人外,观战之人早已远远的退到了百里之外。

眼看两人交手,那一道道沉如山岳的剑气呼啸而过,最前面那一名天柱境界的大能只不过被一道余波刮到,当场没了半条性命,众人哪还敢在此处多待。

岑小玉四人也跟着退后了一段距离,她不想让师叔为他们分心。

空中战斗风波不止,清幽君声音空灵,有些伤感。

顾玄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言语怅然所失。

她嘴角勾起一缕弧线,却难掩眉目间的伤感。

顾玄同望着波澜起伏的海面,露出一抹苦笑,

夜空下,那道剑意越来越盛,那如同流光的两人再一次碰撞到一起,长剑斩在枪杆之上,赵江右手持剑,左手并剑指一点而下。

风池宗剑道秘传——点苍。

姜天光不急不缓,单手掐印——摘星手。

剑意吞吐,锋芒暗藏。

阴阳二气环绕,裹挟着混沌星辉,凝成道印,古老神秘的道蕴弥漫。

如同沉闷的鼓响,两人身形一错而开,姜天光枪尖一抖,周天星辉聚而成璇,如同一口混沌磨盘。

星辰奥秘——浮世印。

另一边,赵江侧着身子,右手持剑作拔剑状,左手虚握,如同一道无形的剑柄在虚空中不断衍生。

这是最为常见的剑修秘法——拔剑术。

混沌星光不断交织,顺着枪尖,那口大磨磨灭了一切气息,裹挟着阴阳古气迅速镇压而下。

赵江抬起手,雪白长剑随着他的动作缓缓拔出,那是一柄延伸十里的巨大剑鞘,

剑音清脆,响彻云霄。

在长剑出鞘的那一瞬间,那柄长达十里的巨大剑鞘化为剑气,如同长剑的延伸,随后迅速缩短,最终浓缩为一道约三十丈长短的惨白光柱。

光柱狠狠斩在那混沌大磨之上,剑意与道则之间相互侵蚀,剑气与星辉彼此抵消。

磨盘与光柱下,两人同时退后,姜天光周身多出无数道细密的伤口,那是被锋利无比的剑气刮过留下的伤痕。

另一边赵江舌尖一甜,金色的血液缓缓从嘴角溢下,刚才那一击,直接伤到了他体内的诸多秘藏。

此时他体内元灵海波涛翻涌,四极与天柱秘境震颤不止,即便是紫府道土,亦有损伤。

他双手握住剑,于空中划过一道笔直的长线,与那迎面而来的七色长虹落在一处。

顾玄同突然一顿,随后用上了很久未曾称呼过的外号,

清幽君撇了撇嘴,目光偏向海面。

天地间响起一声闷响,寻不到来由,却响彻一州之地。

饶是顾玄同与清幽君亦是惊疑不止,空中的两人仍在交战,星辉与剑气交织,卷起千重罡风,可这却不是那声闷响的来源。

不仅是他们,整座浮萍州之上的修士同时疑惑地望向天际,却没有任何发现。

西海畔,在那声闷响升起的不久后,忽地卷起千丈浪潮,海天之内,一轮红月缓缓升起。

顾玄同与清幽君没有再去寻那闷响的根源,而是转头望向海面。

他终于来了。

那人穿着蔚蓝战甲,手持三尖两刃刀,踏千丈海浪,披月而行。

东海紫金宮——混天神王季无心。

在他出现后,东边亦有三道身影先后出现。

为首的是一名金甲男子,脚踏尸山血海,身越古老天渊。

浮萍州百战宗——百战神王厉千羽。

他身后跟着一对阴魅男女,女子一袭红裙,妆浓艳丽,男子则是穿着惨白色的长袍,腰间悬笛。

踏黄泉鬼道,行幽冥魂河,道音森寒,蕴藏阴冷诡气。

小酆都,当代扎彩匠——清风,赶尸人——凛寒。

西海畔,顾玄同缓缓起身,空中姜天光与赵江缠斗不休,他没有在意,而是与清幽君一起,向东而行。

诸君不请自来,吾为东道主。

小说《闭关百载,外界神王遍地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