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卫锦泱陆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 小说介绍

【双洁+甜宠+火葬场+后期萌宝】【表里不一心机女x美强惨病娇假太监】 一场阴谋,三年皇后,前世卫锦泱错信小皇帝,落得个满身污名惨死冷宫!重生之际,卫锦泱悟了,原来这皇宫上下,竟无一男子,都是太监!既如此,她何不选个更厉害的攀附?
世人皆知东厂之主陆寅奸诈阴戾,狼子野心,迟早取皇帝而代之。
然,皇帝缠绵病榻,已有身孕的皇后代天子祭天之时,那人人都称之为奸佞的陆寅却于天下人面前伏身在她面前,像极了那赤诚忠臣,步步紧贴,生怕未出世的小太子有万一闪失。
却不知,皇后那繁复宫裙下是铁环镣铐,细听还能听见铁器撞击发出的轻响……
锦泱受够了这种被疯批紧盯的日子,她努力升级成了掌权太后,亦不得解脱。
太后不行,那她便登基做邻国女帝吧!
“陛下子嗣单薄,微臣不远千里,特来为陛下解忧。”。书中主要讲述了:裴安:“督公不说如何知卑职不懂?”陆寅点了点手边的匣子,“你可有此物?”裴安凑近,不过是一匣子平平无奇的水晶糕,可督公平日里不是最不喜甜吗?“卑职没有,但卑职经常吃。”陆寅轻嗤,“此糕非彼糕,岂可与御……
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卫锦泱陆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裴安:

陆寅点了点手边的匣子,

裴安凑近,不过是一匣子平平无奇的水晶糕,可督公平日里不是最不喜甜吗?

陆寅轻嗤,

裴安更不解了,他忽然伸出手,准确的捏了一块,陆寅来不及阻拦,眼睁睁的看着这厮塞进口中,

裴安又拿起一块,手腕一翻,水晶糕侧面有一块圆圈印记,

陆寅阴沉的盯着裴安咀嚼的嘴,眼神如刀。

一股肃杀与压迫迎着裴安面容而来,他甚至还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那股几乎覆灭高台楼宇的气势几乎将他压垮。

一块点心,裴安倒是没放在心上,他做做样子单膝跪地,

隔了半晌,陆寅阴测测的笑出声来,

裴安一凛,督公每每如此腔调,必定有人遭殃。

裴安脚下生风,恨不得跑的越快越好。

不消片刻,清单便被摆在陆寅案头,第一行,明晃晃的写着酥皮桂花水晶糕几个大字!

陆寅气得发笑,亏得他还信以为真,兀自感动,万万想不到,这世间竟还有人胆敢欺瞒自己!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卫锦泱,究竟有几分真心!

裴安揖首,低声应喏,应完,目光落在那匣子水晶糕上,想着大人自来厌恶甜味,便壮着胆子开口讨要,

陆寅的手骤然按在匣子上,剑眉轻挑,看得出人很不乐意,

裴安咽了咽口水,似乎觉着自己冒失了,

陆寅把匣子往自己手边一划拉,凶戾的宛如护食饿狼,冷冷道,

********

凤安宫中庭,梧桐葳蕤,落荫成盖,仪容不整的锦泱火急火燎的从殿内跨步而出。

拂冬追在后面,

正说着,念夏一路慌张自红墙尽头小跑而来,锦泱哪里还能不知,她手指轻颤,心头又记了一笔在陆寅头上!

好你个陆寅,几次三番难为她的人,究竟几个意思?

而此时远在东厂捏着水晶糕的陆某人狠狠打了个喷嚏,那喷嚏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手中点心之上,顿时,一贯冷淡,泰山崩而不变色的某人脸都绿了……

吃,还是不吃?

**********

锦泱进宫的第五日。

这日春和景明,惠风和畅,无论对‘刑满释放’的赵景煜,亦或是有了新目标盼着秦芳姑姑进宫的卫锦泱,都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凤安宫又被送来几个新面孔,卫锦泱也笑眯眯的收了,本以为要费些口舌的管事公公难掩错愕,不过能爬到如今这位置上的,都是人精,谄媚阿谀张口就来。

锦泱也就是听听笑笑,摆手便让人走了。

三名宫女两名太监,锦泱笑意愈深,这往后送信的人,不是就有了么!

锦泱看了一眼念夏,念夏会意,端出大宫女的气势,朗声问道,

小乐子……

锦泱着实叫不出口,便随口改了个小庆子。

喜庆,倒也不错。

辰时刚过,便有宫人领着秦芳来了凤安宫。

秦芳今年三十出头的模样,体格照比寻常女子要壮实许多,见了锦泱,一边膝盖弯曲,下意识就要单膝跪地,

锦泱哪里肯让她跪,秦芳虽说是母亲婢女,但从小看着她长大,对她如珠如宝,如今听闻她想重新练武,便义无反顾的进了宫,此番情谊,锦泱自是省得。

秦芳身上总带着一股飒爽利落,对锦泱也是予取予求,但京中女子以柔弱为美,锦泱被卫氏夫妇宠的没边,一点也吃不得练武的苦,闹了几次,便搁置了。

前世痛苦犹在昨日,锦泱郑之又重,

秦芳冷硬的眉眼柔和下来,

凤安宫热闹一团,崇政殿内却冷若冰窟。

下朝之后,怒火中烧的赵景煜将殿内瓷器砸了满地,整个人犹如疯魔,

赵景煜将卫肃在朝堂之上默不作声装聋作哑归结到卫锦泱欲求不满之上。

不就是他不曾与卫锦泱那贱人圆房么!

他不想吗?

他也得能啊!

自他懂人事起,那物从未有过反应!

他能如何?

赵景煜发泄累了,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陈青抖了抖,

赵景煜听了怒火散了不少,但他不想等了,便冷冷道,

小说《暴君有疾,我跟冷戾宦官生下太子》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