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不做人后意难平都翻身了全文在线阅读舒云郁禾小说全本无弹窗

快穿:不做人后意难平都翻身了》 小说介绍

【轻救赎+虐渣+甜宠+男主黑切黄】舒云深夜坠楼,被【拯救意难平】系统捡回半条命,要想回到现实世界重生,就要完成既定的任务——将小说里“意难平值”为100的人物,降值为0。惨死贵妃宠冠六宫、替身仙子横扫九洲、半残甜妹爆红娱乐圈……然而,为什么每个世界都不在人的壳子里?!寄居在猫猫狗狗身体里就算了,锅碗瓢盆是怎么回事?!。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天。一大早,宫人就看见一队奴才、奴婢排成一队,一边走路,一边扇自己巴掌。同时,葭贵妃深夜大怒,严厉处置内务监的消息不胫而走。“那位新来的葭贵妃,脾气可真不小!”“你这消息不灵通,说话可得注意点儿,……
快穿:不做人后意难平都翻身了全文在线阅读舒云郁禾小说全本无弹窗

《快穿:不做人后意难平都翻身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二天。

一大早,宫人就看见一队奴才、奴婢排成一队,一边走路,一边扇自己巴掌。

同时,葭贵妃深夜大怒,严厉处置内务监的消息不胫而走。

……

五天了,林桓跟时葭南同吃、同乐,却不同睡。

时葭南还是每天晚上都拒绝,连在一张床上都不情愿。

宁愿抱着猫睡,也不想跟他一个被窝。

林桓实在是有些忍不了了。

郁禾把正在喝奶的舒云抱起来,她胡子上还沾了几滴。

郁禾动作稍微大了点儿,就听见了舒云肚子里的水声。

他又晃了两下,真的是有,很清晰,的。

舒云无语住了,无奈地被郁禾左摇右晃。

就为了听她肚子里奶的声音。

郁禾勾勾嘴角,心里默默回答:

他这边正要走,没注意林桓那边气氛有些紧张。

时葭南大叫一声,周围都安静了。

七九低下头,不敢大喘气。

林桓把时葭南逼在墙角,箍在自己一方小天地里,怒气哼哼的。

时葭南倔强地别过头。

她冷清的说了这么一句。

林桓彻底被点燃了怒火。

时葭南不说话。

林桓一把放开她,后退两步,叉着腰,厉声质问:

时葭南猛地抬头,诧异地看着林桓。

林桓轻哼一声,拿出那半枚玉佩,拍在桌子上,

时葭南嘴巴微张,

时葭南盯着他,

说着,一行清泪滑落。

舒云:

两人气焰相当,彼此对峙。

舒云挣开郁禾,悄悄跳上桌子,把玩着那枚玉佩,一点一点,用爪子扫在地上。

玉佩碎裂的清脆之声打破了沉默。

舒云:

时葭南慌乱地蹲下去想要捡起来,却被林桓一把按住。

地上,除了玉佩外,还有一张纸条。

林桓之前没注意,原来这玉佩中间是有夹层的。

他展开纸条。

林桓一行行念下来,心揪着难受。

时葭南还是不说话。

林桓抓着她的肩膀,声音夹杂哭腔。

时葭南终是闭上眼,泪如雨下,任由林桓把她抱在怀里。

舒云:

未等时葭南说完,林桓就接着她的话,道:

时葭南重重点了点头,靠在他肩头。

舒云:

她悄咪咪跳下桌子,蹦进郁禾怀里,

郁禾:

他默默退了出去,七九跟在后面。

郁禾接过来,拿给舒云看,

舒云真的认真看起来,指指有一个大猫窝的,了一声。

**

摔玉之后,林桓觉得跟时葭南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

晨起,会让他帮忙系衣服后面的绑带。

早饭,会给他夹爱吃的水晶虾饺。

下朝后,会将他的鞋袜在暖炉边烘热。

到了午饭,肯主动说要吃什么,甚至还会撒娇说自己不爱吃酸。

下午小憩,等醒来,会看到正在对着自己描摹丹青的她。

这份爱意,浅淡,细水长流,明明很平常,林桓却感觉很珍贵。

跟其他妃子不一样的,时葭南只图他这个人。

那种曾经的到,却又失去,再次得到的曲折,令他着迷。他告诉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

半月后,紧锣密鼓的修缮终于结束了。

抚月阁焕然一新。

二月二十,嫩黄的迎春花开满枝头,一丛丛、一簇簇,争相在春天降临时绽放。

豪华的凤凰轿辇从宣铭殿往抚月阁走。

凤凰轿辇,原是皇后才能坐的。

担了宠妃,是僭越,是以下犯上。

可皇上首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抚月阁新拨的太监和宫女,一侧四个,早早等在门口,离着十米远,就齐齐下跪,恭敬地弯腰、垂头。

抚月阁换了狮首红漆铁门,打开进入,庭院也换新了方方正正的青石雕花地砖。

第二扇门,有两棵石榴树夹道,往里走,就是主殿了,门口左右各八盆姹紫嫣红的花。

两个宫女给打开门,里面已经大变样。

第一感觉是暖和。

三架暖壶转动,卖力扇着热风,带着丝丝轻盈的甜橘香。

祥云花纹的地毯柔软、厚实,踩上去几乎没有声响。

梨木镌花椅、红木嵌象牙四方桌、紫檀龙凤连三柜橱……

无尽奢华。

时葭南并没什么惊喜的神情,眼底尽是漠然。

照单全收就是。

时葭南摸摸舒云,

舒云眼皮都懒得抬,。

时葭南笑笑,看着林桓,

林桓:

林桓上手把舒云抱起来,塞给郁禾,

……

入夜。

屋里就剩林桓跟时葭南两个人了。

桌上有好几道菜,但配菜的太监也被遣走了。

林桓倒了两杯酒,举起来。

时葭南也配合着碰了碰,一饮而尽。

时葭南这段时间被养得圆润了些,脸上有肉了,不像从前那般瘦削。

她今日穿了件月白纱裙,整个人纤细窈窕,头上只别了一支小巧的迎春花钗子,素净、温柔。

烛光下,她眼波流动,如两汪春水。

林桓情不自禁抓住了时葭南的手腕。

不堪盈盈一握,甚至能感受到她脉搏的跳动。

这一次,时葭南没有抗拒。

她身体前倾,林桓恰好能看到她明晰的锁骨和一点点里面的风光。

他喉结一动,手上使劲,把时葭南拉起来,向床边走去。

……

外面,春日已经将冰雪逐渐消融。

白色的雪褪去,露出坚实的、肥沃的土地。

慢慢渗透,每一寸,都被雪水濡湿,滋养着土地之下无数的生命。

枝头,杏花、桃花、迎春花开放,竭尽所能,向上舒展,急切地吸取着新鲜的空气。

枝条蜿蜒、纠缠,不可分。

……

秦原道当完差,跟三个伙伴匆匆赶来抚月阁,正好碰见了从里面出来的郁禾。

秦原道跟其他三位,一人一个角,屋里的声音听了个全。

跌宕起伏,令人想入非非。

秦原道不由攥紧了拳头。

……

猫的听力比人好太多。

舒云未经人事,但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自然晓得屋里正在发生的事。

她有些不自在,把脸杵在郁禾怀里。

这人不动声色,丝毫不见尴尬,或者其他的什么。

郁禾在宫里当差多年,早就惯了。

内心毫无波澜。

他听到舒云的小九九,感觉到她脸杵在自己怀里。

郁禾忽然好奇,舒云长什么样子呢?

此刻如果是人的话,应该小脸红扑扑的吧?

想着,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摸着舒云的手收紧了。

色批没跑了。

郁禾:

小说《快穿:不做人后意难平都翻身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