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荡三十州》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萧云慕容汐小说全文

剑荡三十州》 小说介绍

诸神开天辟地,为了让人类得以沿存,留下武道传于世人。而人性贪婪,世道诡异,皆以自身利益为最高准绳,狡诈、邪恶如滔滔江水中的泥沙。实力即正义,皇权即真理,唯有拥有逆天般的武道,才能站在大陆的最顶端,真正掌控自身命运……。书中主要讲述了:侯爷府,虽是迈入暮年,豫章侯的身子骨依旧健朗,如今更是容光焕发。说起这豫章侯,可谓是大乾庙堂之上的传奇人物,当年,他追随太祖皇帝,仅凭十三副铠甲起家,东征西讨十余年,打下了一个偌大的江山。按理来说,这……
《剑荡三十州》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萧云慕容汐小说全文

《剑荡三十州》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侯爷府,虽是迈入暮年,豫章侯的身子骨依旧健朗,如今更是容光焕发。

说起这豫章侯,可谓是大乾庙堂之上的传奇人物,当年,他追随太祖皇帝,仅凭十三副铠甲起家,东征西讨十余年,打下了一个偌大的江山。

按理来说,这样的一个功不可没开国功臣,就算是不封异姓王,也应得到国公的称号,可这豫章侯萧莽,却是个说话不过大脑的人物。

建元初年,受封大典,开国皇帝慕容垂意气风发,让昔日的结拜兄弟挑选一块封地,然而这萧莽,却是当着众文武面,张口索要皇帝的亲妹妹,关键是,那女人早已为人妇,且诞下两子。

妹妹没有!妹夫听闻,差点气死当场!数年后,也是郁郁而终!

据说当时,慕容垂面皮不停抽动,沉思良久,大手一挥,便将萧莽贬到前朝故都豫章郡,并责令其无故不准回京畿。而萧莽抵达豫章之后,也未有所反思,反倒是趁着隔壁西秦帝国发生内乱,带领五百私兵,连夜翻越大凉山,俘获西秦长公主而归。

举国震惊!

然而,对于这种极易挑起国战的行为,慕容垂的反应却是异常平静,御榻之上,不知堆了多少摞弹劾豫章侯的折子,最终都被丢进了火堆里,反观西秦,即便是平息内乱之后,对长公主被掠之事,竟也是只字未提。

要说豫章侯最为传奇之事,那便是建元九年,他与西秦长公主生下的一子,此子天性愚钝,直至三岁,也不能言,恰逢一场大病到来,侯爷府乱作一团,待到七日,此子不药而愈,张口不是喊爹也不是叫娘,却是口吐芬芳,一连重复了三次千古名词

一时,传遍大乾,成为文人雅士茶余饭后的笑料!

豫章侯萧莽面带憨笑,故作高深的拍了拍手,一名少女快速从门外走了进来,少女刚刚出场,侯府的下人们便低声议论起来,一双双略微火热的目光,牢牢锁住少女的脸颊。

少女的年龄不过十六岁左右,虽然算不上绝色,不过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却是蕴含着淡淡的妩媚,清纯与娇柔,矛盾的集合,让得她成功的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少女快步上前,小手放在腰间,对着豫章侯微微施礼,从那妙曼的姿态上来看,找不出一丝瑕疵,在老侯爷随意的挥了挥手后,便走到了少年萧云的面前,四目相对,两张稚嫩的小脸却是都没有出现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羞涩。

有那么一瞬间,萧云差点以为眼前的少女是老父亲给他准备的童养媳,可是想想也没道理,毕竟身为豫章侯的独子,再加上大乾王朝首富的光环,自打建元一十六年,他便与公主慕容汐定下了婚约。再隔半年,便是大婚之日,这要是让皇室得知,削去爵位都是轻的!

大乾开国不久,礼制基本上延续旧朝,按照前朝旧制,萧云这个准驸马,是不可以纳侧室,只能一生侍奉公主一人,即便公主香消玉殒,驸马也不能再娶任何女人,否则,视为对皇室的大不敬!

稍微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少女,狡黠而又深邃的目光让少女无所遁形。至少萧云是这么想的,以老父亲的德行,不会在外面整出个私生女,更没有胆量主动领回侯府。

虽说萧云刚满十六,但他拥有别人一辈子也无法得到的经历,就在那大病七日,一个来自异时空的灵魂竟想鸠占鹊巢,还好他意志过人,再加上对方灵魂本就受到重创,最终,他完美的吸收了那个倒霉蛋的全部。

这是什么逻辑,皇家赐婚,还能讨价还价?若是慕容垂多生几个公主,咱豫章侯府是不是能把公主一窝端了?要是真有那本事,还会被贬到豫章郡?萧云对此嗤之以鼻。

萧莽勾着萧云的肩膀,稍微走远了两步,回首偷偷瞄了萧青鸾一眼,讪讪笑道:

父子两人的声音已经够小了,两步之外的萧青鸾仍然可以听到个大概,虽说之前已有心理准备,但此刻面颊绯红的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干爹请自重!

萧云直翻白眼,道:

提起这豫章城,虽是前朝故都,但萧莽接手时,早已残破不堪,萧云记事那年,这里连个城门都没有,据说当年乱军撤退之际,城门板都没放过,城中大小物件,能带走的,绝不会留下,真可谓是,匪过如梳,兵过如篦!

千年雄城,残垣断壁,比比皆是,城中十户九空,就连乞丐都没脸进城乞讨。

没办法,太穷了!

建元一十三年,萧云犹如犯了十三,经常在侯府里捣鼓一些小玩意,豫章侯只当是小孩子瞎胡闹,起初没做理会,可长公主听闻,甚为震惊,在她全力支持下,仅仅数年时间,豫章城便崛起为大乾王朝第二大城,豫章侯也在莫名其妙中成为了王朝首富的老子!

王朝初建,百废待兴,功臣封赏、军队抚恤、城池重建、民生等等,处处都要钱,那些世家豪绅掌控着王朝大部分资源,偏偏打不得,杀不得,毕竟人家之前也是出钱出人支持慕容垂起兵。

世家豪绅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人家之前出钱出力,不就是为了在新朝获得更大利益吗?现在新朝成立,再伸手找他们要,人家岂能轻易给?

但萧家不一样,豫章侯萧莽与慕容垂乃是八拜之交,看似把前者贬到豫章这种鬼地方是因为口不择言,实则为另有隐情。

别看萧莽只是一个侯爷,在豫章郡,可谓是说一不二的王,兵权与财政集一身,要不然,就算萧云有了超前的知识,也没有能力让豫章郡在短短三几年之内成为富甲之地。

现在的豫章,可谓是商贾云流,香皂、香水、洗面奶等等日常用品,一直是畅销整个大乾王朝的抢手货,豫章的作坊三班倒,一天十二个时辰不停运作,即便如此,也无法满足市场的巨大需求,来此做生意的商人,为了一宗订单,甚至是排到了半年之后,即使是这样,商人们也是赖在豫章城不肯走,毕竟做好了一单,几乎顶上其它生意干上个三到五年。

对于这些奢侈品,世家豪绅趋之若鹜,他们一般是口中骂着豫章侯父子利欲熏心,一边却争抢着购买,尤其是江南名门望族的小姐们,一天不用云牌香皂,浑身都不得劲!

等下,姐姐怎么又用我的香皂呀?你的呢?

我的…被你姐夫用完了…

望着一车车的铜钱运往豫章,如此坐在家里等着金山银山送上门的买卖,眼红!任谁不眼红!

望着吱吱唔唔的豫章侯,萧云感觉脑袋发胀,在他心里,老父亲总把慕容垂当作亲哥哥挂在嘴边,可人家现在是九五之尊,一个连亲兄弟都敢杀的人,会在乎昔日的把兄弟?在皇权面前,一切亲情,皆不过是笑话!

萧莽尴尬的笑了笑,示意不远处的老管家带萧青鸾进入后院,又笑道:

萧云一时气急,道: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在府中侍卫与下人的眼里,早已是见怪不怪,萧莽也好像是习以为常,摸着后脑勺,嘿嘿直笑,

萧云也不是小气,生在侯爷府,他听过父亲在战场上那些光辉的事迹,他也一直以萧莽为骄傲。

可是现在,大乾以文治天下,极力打压武人勋贵,没了钱,就等于没粮,没粮,就是没兵,长此以往,谁还会看起你豫章侯,不用等到新皇登基,你这侯爷府存不存在都难说。

侯爷府没了,可不仅仅是萧家落魄,更重要的是,那些跟随萧莽从战场上回归的五百老卒,他们可都是在豫章郡安了家,开枝散叶,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陨俱陨。

而且,目前豫章的产业,也不仅仅是那些新兴的产品,商贾云集很大程度刺激了原有的商业,那些酒楼、茶园、花坊之类的,不都是靠着外来商人的消费吗?有了这些消费,农产品的收益也得到了提高,一旦侯府失去了新兴产品的控制权,谁会不远万里跑到豫章郡购买商品?

届时,对豫章郡经济的摧残不可想象。

豫章郡,地处大乾之西,依傍澜江,斜靠大凉山脉,连年的战火,让原有的环境遭受不可逆转的破坏,地域气候也随之恶劣,只有沿江一带适合农耕。

再往西,便是通往西秦之地的鹰愁涧,西秦人,虎狼也,大乾公认,没人愿意前往那里做生意,而且,两国也从未有过贸易往来。

往北八百里,便是滔滔赤水,往东一千三百里,乃是大乾京畿之地,今称洪都!

前朝大商,之所以选择豫章作为国都,皆因西秦善战,故把国都设在此处,依大凉山之险峻,死守一线天,便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哪知祸起北方。十八里宽汹涌赤水,素有无人能渡之称,竟在一夜间冰封,北方渔猎民族,北原,尽起三十万狼骑,两日彻夜奔袭,击穿南北防线,打前朝一个措手不及。

狼骑掠夺大量人口与资源,北归,留下满目疮痍的王朝,本以为大商就此安定,然而等待它的,却是近十年的血雨腥风!

小说《剑荡三十州》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