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遗迹世界寂静的可怕(叶苏扶蕾西)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叶苏扶蕾西)回复遗迹世界寂静的可怕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回复遗迹世界寂静的可怕)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回复遗迹世界寂静的可怕》,它的作者是“夜”。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沙沙沙……”刺骨的寒风拂动脚下的黑沙,凌东升精神为之一颤的,说:“妈…我觉得从刚刚开始就突然变得好冷。”“冷吗?那多穿一件皮袄吧,你可能是饿出现幻觉了,放心好了,我们马上就到了,到那里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母亲也在崩溃的边缘,身躯透支的力量,浅灰的枯槁面容让人担忧她现在的状态。凌东升搓着手,不住的…

书名叫做《回复遗迹世界寂静的可怕》的小说,是作者“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奇幻玄幻,主人公叶苏扶蕾西,内容详情为:“沙沙沙……”刺骨的寒风拂动脚下的黑沙,凌东升精神为之一颤的,说:“妈…我觉得从刚刚开始就突然变得好冷。”“冷吗?那多穿一件皮袄吧,你可能是饿出现幻觉了,放心好了,我们马上就到了,到那里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母亲也在崩溃的边缘,身躯透支的力量,浅灰的枯槁面容让人担忧她现在的状态。凌东升搓着手,不住的…
回复遗迹世界寂静的可怕

第九章 黑暗觉醒 在线阅读

”新书求点击,求各种票,谢谢大大们!”

路暗草稀,末日的黑幕覆盖大地,尚在行走的母子两人,依旧在朝着补给点赶去。

母亲蔡红蜓,蔡家的二姐,为人温文尔雅,贤惠体夫。

虽说时间已经将青春的模样掩盖,可骨子里油然而生的清爽气,在如今的世道中,俨然是一股清流。

两个小时的路程还有最后的半个小时,儿子凌东升已经筋疲力竭,又困又饿又冷。

“沙沙沙……”刺骨的寒风拂动脚下的黑沙,凌东升精神为之一颤的,说:“妈…我觉得从刚刚开始就突然变得好冷。”

“冷吗?

那多穿一件皮袄吧,你可能是饿出现幻觉了,放心好了,我们马上就到了,到那里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

母亲也在崩溃的边缘,身躯透支的力量,浅灰的枯槁面容让人担忧她现在的状态。

凌东升搓着手,不住的摇头说:“不是,妈……我是真的冷,而且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我身体里冲出来,我快要炸掉了。”

蔡红蜓这才注意到儿子的手背上渗着黑丝般的粘稠液体,像是某种寄生物。

“怎么回事?

淳儿,你别吓我!”

蔡红蜓拿出一瓶珍贵的灵药百华散,涂抹在凌东升的额头上,担心的说道。

凌东升眉头紧锁,娇小的身躯缩成一团,像是抱团取暖的小动物。

蔡红蜓抱着凌东升,正准备呼救的时候,漆黑的夜幕中,忽然传出一声声令人发怵的声响。

“咔咔咔咔咔……”清脆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不住的捏拳,从而发出软骨交错的声响,但这样的脆响大得惊人。

蔡红蜓摸着怀里的一枚透明的弹丸,里面散发的晶莹光泽证明了它的不凡。

“呃呃呃呃~”第一道躯干出现在蔡红蜓视线中,是两米高的人形生物,虽说骨瘦如柴,但此人的骨架粗壮,蔡红蜓远看他们的轮廓,就像是群胖子。

“什么人?”

蔡红蜓还是抱着礼貌的态度问了下。

然,出现的人形生物并非人类,蔡红蜓周身沾染的血引气息,是它们最渴求的食物,被刺激出吞食欲望的危险种异常危险。

流窜在南方军管辖范围的末日残种—黑骨群体,就是眼前的人形生物。

蔡红蜓一路走在被设计的血引气中,自然被黑骨盯上。

“吼~”黑骨三五成群,从不会一只单独的出现,目前的南方军对付它们,都是靠整编制的军队。

现在,蔡红蜓碰到了。

黑骨的速度不是很快,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高速了。

夜晚中的疾行身影很难捕捉,蔡红蜓娇躯颤抖的想要哭泣,可她依旧坚强的站了起来,背着儿子朝着预计的方向跑去。

黑骨的追击宛如猎豹突袭,然而,中途璀璨的寒光将它们炸飞,绚烂的光影是纯能量的汇聚,对任何事物都有摧毁性的打击。

“轰隆隆~”雷动般的波动将大地炸出数个肉眼可见的深坑,黑骨们损失过半,骨架碎裂的零落在周围的淤泥中。

剩余的黑骨仍旧不依不饶的追赶着羸弱的母子,蔡红蜓的脑海里满是凌震的身影,可这个发誓站在危险面前的丈夫已经离世,她被迫成了一家之主。

为了自己的儿子,她必须坚强的继续往前跑。

“吼吼吼……”愤怒的嘶吼刺入耳膜,蔡红蜓已经顾不上自己的恐惧,条件反射的继续往前奔跑。

凌厉的风声擦过蔡红蜓的面颊,尖锐的音浪刺破耳膜,浑浊的液体在耳洞中流淌。

蔡红蜓吃痛的同时,将兜里藏着的一枚玛瑙红珠丢出,黑骨的拳锋落在蔡红蜓的肩头,蔡红蜓搂着凌东升像皮球一样滚出十米,最后前额撞在在坚硬的石墩上,顿时脑子七荤八素。

黑骨没有再追击,因为红珠释放的火焰将它们吞噬,焰火消散后,现场多了几具火星装饰的黑炭雕塑。

“咳咳咳……”蔡红蜓半边脸都是血污,口中还在不住的呕血,透支的身体遇上这样的挫折,蔡红蜓飘飘忽忽的像是看到了凌震在向她招手。

蔡红蜓想哭,但终究还是艰难的抱着凌东升起身,一瘸一拐的朝着前方走去。

没过三分钟,一排黑衣挡住了蔡红蜓的去路。

蔡红蜓的意识已经模糊,能够走到这里全凭着自己的意念支撑。

纯黑的夜行衣上没有任何的标志,蔡红蜓身为蔡家的二小姐,大概猜到了这些人的目的。

末日里常有私人恩怨的清算,某些大家族会下发悬赏到暗网,暗网里的黑手完成任务后,家族会通过暗网将酬劳付给黑手。

这些黑手有些是在职的特战员,也有很多是善于伪装的特工,但不管是谁,最后都会拎着血淋淋的人头交货。

黑衣人言道:“真没有想到,凌震竟然给你们留了这么多的护身符,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啊。”

“你们是谁?”

蔡红蜓捏下自己最后的保命之物,无形的电波导入遥远的接收器内。

黑衣人耸肩说:“我们自然是你老公的仇人,当初他为了自己活着,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而这其中就有我的朋友和家人,所以这个血债自然要朝你们讨。”

“我不认识你们…”蔡红蜓果断的说道。

一群只露眼睛和鼻子的黑衣,没人会知道他们是谁。

“废话少说,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们也得死。”

黑衣人中总算是有聪明人,他们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诉苦的,杀了蔡红蜓才是重中之重。

蔡红蜓没有说话,只是将发寒的凌东升抱的更紧一分。

一位黑衣人抽出寒冽的弯刀,刀口贴着蔡红蜓的脏兮兮的面颊下滑,刃口挑破肩头的衣物,露出白皙的皮肤。

黑衣人也是个不着调的燥汉子,仔细端详蔡红蜓的面容后,竟然生出豺狼之心。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我们和那个家伙是死对头,但你倒是有些姿色,就这样杀了的话,好像有些可惜。”

黑衣人伸手想要进一步亵渎时,一边的声音将他的动作喝住:“你可真是找死,她是蔡氏后裔,可杀不可辱。”

“这荒郊野岭的,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再说了,我们这种亡命之徒,难不成还能怕她蔡氏老婆子?”

黑衣人可不管那么多,说着就准备来些刺激的。

说话的女人,也并非出自好心,她的心肠也很恶毒。

“蔡红蜓,蔡老婆子的二女儿,这种养尊处优的素雅女子,的确很少见。”

“你们想做什么?”

蔡红蜓朝后退了数步后,跌坐在草地上。

凌东升的脑子像一团浆糊,熟悉的尖锐嘶吼唤醒了梦中的他。

凌东升见到近在咫尺的弯刀,还有正在解衣的黑衣人,几个衣着相同的人在一旁围观。

“妈妈…我不准你们伤害我妈妈!”

凌东升撞倒黑衣人,将衣衫褴褛的母亲挡在后面。

“这个小王八蛋想坏老子的好事,想救你妈,下辈子长大点再来!”

扫了兴致的黑衣人一把弯刀出手,正斩向凌东升时,一根银线割断了凌东升的颈部动脉。

“噗~”凌东升看着自己胸前的血污,目光逐渐呆滞。

“孩子……”蔡红蜓抱着凌东升,手忙脚乱的想帮他止血,但不管怎么样都止不住。

蔡红蜓嚎啕大哭,心防在这一刻崩塌,凌东升面色灰白的说:“妈……我有点冷……别怕……别怕……”蔡红蜓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只能一个劲的安慰凌东升。

黑衣人却不想看这种生离死别的场景,之前没有完成亵渎的燥汉子扯着蔡红蜓的头发,想要暴力结束自己的欲念。

蔡红蜓想要挣脱大手的束缚,而黑衣人没走三步,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脚步。

磅礴的黑气于空气中汇成河流从四面八方涌来,气压成倍暴增时,周遭的草木碎石被碾成碎粉砂石。

衣着单薄的少年立在风暴的中央,双目尽归黑暗,背后一头狰狞的恶兽成型,而兽影上矗立着伟岸不可察的身影。

“欺负我妈妈……你们都要死!”

稚嫩的声线后,是无情的嘶吼,双重审判之声落入空间,灵气随之调动。

“这小子怎么可能?”

黑衣人惊诧的面面相觑,所有人都顾不得心中的怨恨,纷纷惊叹道。

黑雾入体,这种景象,黑衣人连听都没听过,更别说当面见了。

众人愣神时,空间多出了恢弘大气的别样颂歌:“吾等与黑暗同生,致孤家之降临,乃众生之罪!”

“致敬过往英烈豪杰,死亡既是新生,恭贺黑暗降临!”

……“触怒…吾之荣耀…者……皆斩!”

……“愣着干什么!

快打啊!”

黑衣人中第一个端枪的怒吼同伴道。

枪火炮雨组成弹幕,顷刻间,凌东升所在的范围被火焰覆盖,黑衣人们在恐惧中射光了自己第一个弹夹。

然而,就在所有人准备更替弹夹时,黑色的索命影子开始了屠杀。

黑夜忽然下起了暴雨,雷动声中,闪电在阴云中疾走。

数分钟后,滂沱的雨水落在遍地碎尸的草地上,仿佛要洗涤此处的罪恶。

“罪乎……悲哉……”最后的判词落下,少年倒在母亲的怀里,陷入沉睡。”

新书求点击,求各种票,谢谢大大们!”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3月19日 am8:46
下一篇 2023年3月19日 am8:48